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四章 知足

第四章知足

跟着爷爷,简芐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爷爷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读过书,说起粗理来却一套一套,通常简芐会认真听,有种修道的感觉,会得到一些感悟。

简芐虽说年纪小,力所能及的事是可以做,一早起来剥玉米喂鸡,然后跟着爷爷去割稻草,当然是简爷爷割,她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给递个蛇皮袋。

归野山田,岁月静好,莫过于如此。

要是没有白锦河这个跟屁虫简直是完美。

想到这,简芐会不由自主回头看下白锦河,是不是没了......

正好撞上他墨黑干净的眼睛,光线照耀下隐隐圈圈发亮,恍如眼前这黄澄澄的稻田透着硕果累累的期望。

白锦河手里揪着一根稻草玩,见简芐看着他,慌忙丢下,改揪着自己的衣服,想到什么,急忙拍了拍衣服和手,似乎害怕被骂,小心翼翼裂开八齿露出讨好的笑。

相反,一旁几个小孩嬉笑玩闹,玩得满头大汗,无忧无虑,这才是小孩该有的模样。

简芐忍不住学着爷爷重重叹口气,忍住怜惜,没去揉他的脑袋。

近中午,简爷爷放下镰刀,笑眯眯对懂事的孙女道,“卡卡,回家吃饭,小河走。”

简芐即是伸手牵上简爷爷左侧的手,茧子绕着稻草麦香,她吸了吸鼻子,舒缓眯眼瞬间看到白锦河蹑手蹑脚跟着在右侧,眼光若隐若无地向她撇过来。

小孩子要比大人想得多,什么都不懂,什么也没有,只能寻求并去依赖他人,还要随时承受失去,所以小孩是极度没有安全感。

这种表现在白锦河身上尤为强烈,白锦河似乎察觉到简芐不喜欢他,又想靠近,只能保持着距离,看着她,像守护一个珍贵的物品一样。

简芐看了看爷爷,爷爷正宠溺地看她,嘴里说着,“卡卡,待会爷爷给你做鸡蛋饼吃,香香的。”

简芐乖巧点头,又看了眼神情呆滞的白锦河。

尽管简爷爷答应好友照顾白锦河,外来的孩子终究比不上自个儿的孩子,没那个心思去面面俱到。

简爷爷摊好第一张鸡蛋饼先是给了简芐。

“好香。”简芐手舞足蹈,一大把年龄了还卖萌,可耻。

得到孙女的捧场,简爷爷头次被热气烘红了脸,扬了扬声音道,“烫嘴勒,冷会再吃,爷爷再摊几张。”

待冷了会,简芐咬了一口,软软的甜甜的溢满口腔,从脚尖到头顶的满足感,要咬第二口时,却对上一双雾蒙蒙的眼瞳,白锦河眼巴巴望着她,舌头舔着干燥的嘴唇。

想到上世的白锦河是样样不会亏待自己,吃喝生活,哪样不惹人羡慕,何曾需要渴望一张鸡蛋饼,而且白锦河说过,他不喜欢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吃食。

这一刻,简芐心尖酸得不行,按理白锦河过得不好,她应该欢大喜庆,若不是爷爷在,简芐早就爆粗口了。

卧槽,烦!

“给你吃。”简芐语气不佳,把碗直直递给白锦河,忘了,她咬过一口。

白锦河愣了好久,迟迟没伸手接,显然是没想到简芐会对他示好,畏畏缩缩看着她。

“不吃就算了。”简芐没那个耐心去哄人。

见简芐要收回去,白锦河一着急,拿碗时给摔了,哐当脆响掉在地上,金黄的鸡蛋饼蹭了一圈泥灰。

白锦河脸色一瞬惨白,慌慌张张地捡起来,抱在怀里磕磕巴巴道,“卡......卡......”

一副惊慌失措,害怕简芐生气。

简芐实在习惯不来小孩子的白锦河,“没事,我再给你拿个,碗给我。”

简芐重新拿了碗夹一块给白锦河,要去拿那脏了的碗,却让他躲了过去。

“那个脏了,不能吃。”

简芐大概自己都没发现,不经意间多了份不忍心。

白锦河摇摇头,顾着残破的碗。

简芐睨他一眼,只好作罢,嘴上却叮嘱了句,“拿着可以,不准吃,吃这个。”指了指新碗。

白锦河鼓捣着脑袋,应接不暇咬着鸡蛋饼,怀里还抱着那只碗,看得简芐笑了,太滑稽。

一旁的简爷爷看着两个孩子相处融洽,会心笑了笑,他不是没看出来自己孙女不喜欢小河,他自然而然也就偏向自己孙女了,现在好了,孙女知道照顾小河了,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简芐吃了三张饼,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出去消食去了,一向跟在简芐后面的白锦河反常吃得很慢,连简爷爷都吃好了,他还在咬第二张。

“小河,你慢慢吃,吃完把碗放着,等爷爷回来收拾。”简爷爷嘱咐完,就去田里割稻子。

厨房空了,白锦河踌躇再三才把脏了的碗拿出来,小心翼翼对着凉透地鸡蛋饼吹几口气,那灰沾上去了难下来,他不介意,对着简芐咬过的缺口,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幻想书院  cb.kwrea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