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首页
点击屏幕中央显示更多功能

第一章 吃土人生

第一章吃土人生

大煜朝,西南边陲,贫贱苦寒,自古以来都是朝廷钦犯的流放之地。

大煜昭德年间,一连三载天灾不断,颗粒无收,是以四荒村这个坐落在西南边陲的小村落,越发的贫困艰难,竟是连树皮草根都没得吃。

于晚头疼欲裂,挣扎着醒来,刚睁开眼睛就迎来一鞋底子,随即就听到一阵叫骂:“就知道装死!还不快去挑水,挑不到水就别给我回来!”

骂声落处,于晚已然看清楚自己身处的环境,破土坯,茅草屋顶,破桌破床,床上连床单被子都没有,全都以枯草代替……

骂她的是个中年妇女,一身衣服补丁摞补丁,瘦的皮包骨头,精神却是好的很,手里拿着只破草鞋,扬得高高的……

于晚吓坏了,慌忙从草床爬下,朝外间跑去。

外间坐着个少女,和一个八岁多的男孩儿,全都是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瘦的皮包骨头。

少女忙上前扶住于晚,宽慰说:“三妹,我的腿坏了,娘的眼疾又犯了,真的是辛苦你。娘就是这个性子,你别和她计较。”

于晚闻言这才留意到,那少女的一条路是瘸的,而且鞋袜上面隐隐留着血迹!再回头看了眼正摸索着穿草鞋的中年妇女,可不就是眼睛不大灵光。

再看看趴在破桌上对着一堆土坷垃一样的东西发呆的那孩子,七八岁的年纪,个子还没扁担高呢,怎么挑水?

罢了,她于晚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就辛苦一下了!

从小到大没做过重活,可是眼前这环境,很显然她是穿了,穿到一个无比贫瘠和困苦的古代小农村……

既来之,先安之,待她提了水回来再仔细想办法。

于晚提了屋角的两个大大的木桶,扁担她不会用,所以一手一个木桶就出了院子。

身后传来瘸腿少女的声音:“三妹,你走快些,迟了就没水了!”

于晚出了院子就看到和她一样提着水桶的村民们,争先恐后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于晚跟着人群,倒也不怕迷路。

只是这个时候,她突然发现了一件大事!她的空间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于晚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太相同,因为她的意念里面有一个类似扣扣农场游戏的空间。

用意念进了空间便可以耕种和收获,同时还可以将外界的东西放进去储存。只是,这所有的活动都必须要用意念。使用意念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姑娘她太懒,所以从小到大都不怎么进出空间。

她以为这个空间会这般悄然无声的在她的意念里伴着她老死,却不料昨天晚上睡到一半突然就头疼的厉害,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爆炸掉一般!

结果醒来就到了这破地方,荒凉的可以!放眼望去,几乎找不到什么植物,大片大片的都是黄土,偶尔看到几丛灌木,还都是带荆棘的!没有东西吃,喝个水也靠抢的!

好就好在,于晚的空间像量子爆炸一样突然就扩大了好多倍!良田比以前要宽阔很多,同时还多了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

更重要的是她内视空间时随意极了,根本不怎么需要用意念!轻松的很!如此她以后就可以轻松随意的进出空间,去空间里面播种收获!

难道说,她的穿越是空间发生这些改变时引发的附带效应?天!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于晚快步跟着抢水的众人,来到水源处,打了两桶水。

确切的说是两个半桶,她体力有限,这样大的木桶,提两个半桶已经是她的极限。

打到了水,于晚便开始往回走。

本来于晚就没干过什么重活,再加上现在这副小身板消瘦的厉害,没走几步就得停下来歇一歇,并且越歇越累。来时只感觉脚步轻快,没想到回去的路这般难走……

突然脚下一滑,于晚惊叫一声,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疼得她直吸气。两只水桶全翻掉,她费了姥姥劲儿提了那么远的水洒的一滴不剩……

哔了狗了!于晚恨恨的捶着地面。

恰这时一只男人的骨节均匀,外形好看,坚定有力且带着几道疤痕的手掌伸了过来,大约是见她摔傻了,直接提着衣领将她拎了起来。

于晚委屈不已的拍打着身上被水和泥祸害的不成样子的衣服。乍一抬头,便看到了张勾魂夺魄的俊脸。

但见眼前这男人宽肩,窄腰,腰板挺的直直的,外形昂藏,姿容英武,却眼神儿淡漠,神情孤冷,散发着骇人的冷冽,见之让人心里悄然生寒……周遭一些全都褪了颜色,烈日苍穹只余他一人。

男人见于晚并无大碍,便抬脚走开。

于晚想要叫他,却被人扯住胳膊:“小三,别去!他是朝廷钦犯,你没看他脸上刺着字呢!”

于晚淡淡的应了一声:“是么?”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如此苦寒之地,还能保留如此风姿,实在难得。

“我打完水的时候,潭里还余了一些,你快折回去,兴许还能抢到一些底子。”

“谢了,不用了。”于晚拒绝了花姑的好意。水源是一处水潭,水潭底部是淤泥,潭底的水泥沙混杂,根本就不能喝。

“那你就提着两只空桶回去?”花姑很替于晚担忧,“婶子会打你的。”

于晚笑了笑:“没事,打不死的。”

她想起来那中年妇女虽然泼辣,可是鞋底扬得高高的却一直没怎么落下来,可见当娘的并不会真的下狠手。回头她从空间小溪里面弄两桶水出来就好了。

于是提了空桶向花姑道别:“小花,我先走了。回头找你玩。”

于晚接收到原主的记忆,知道刚才拦了她的女孩儿是隔壁牛大叔家的小花,自小和原主交好,是个很不错的玩伴。

于晚避开小花,就是为了找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将空间里面的小溪水移一些出来到水桶,这样回家就不会挨骂。

提着两个大半桶的水回到家来。于晚听到家中其他三人正坐在光线暗淡的茅草屋中讨论着什么。

走近了一听,才听清楚小男孩儿,也就是原主的小弟在问:“娘,这观音土能吃吗?”

中年妇女,也就是原主的娘亲杨氏说:“能吃,吃了就不会饿肚子,这四荒村里,实在是找不到其他能吃的了。”

瘸腿少女,也就是原主的二姐担忧:“可是我听说村头那家人就因为吃这个东西,吃死了……”

“你懂什么!饱死总比饿死强!”杨氏训斥。

“我饿了,我想吃东西!”小男孩儿说着就要将那白色的观音土往嘴里送。

于晚眼疾手快,一巴掌拍在那小男孩儿的手上:“小弟,不能吃!”

小男孩儿的手被重重的拍了一巴掌,要到嘴的食物被拍飞,立刻就张开嘴哭了起来。

于晚以前在历史书上看过,说饥荒年间穷人们吃观音土以果腹,可这东西根本不能消化,无法排泄,让人活活肚胀而死。

“娘,这个东西真不能吃,会吃死人的!”于晚竭力说服杨氏,“饿了先喝点水,我打了水回来,你和二姐小弟先喝点水。我明天就想办法找吃的。”

杨氏叹了口气,但凡还有其他任何能吃的,她都不会带着儿女吃这样的腌臜东西。

孩子爹当年就是为了给孩子们找吃的,进了山就再没出来。儿子都十岁了,因为没有吃的,看得只有七八岁,饿得头都抬不直,大丫头为了将口粮让给弟妹,自己活活饿死,二丫头为了抢几棵野菜被人推倒,摔坏了腿,三丫头昨天晕倒,她是真的怕三丫也跟大丫那样晕倒就再活不过来……

这样的日子,杨氏真的是受够了!这些年她见过太多的亲人活活饿死,一双眼睛就这么哭出眼疾。

可是怎么办,老天爷不给活路,他们这些土里扒拉的人能怎么办!

于晚这会儿已经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一边去抱了陶碗来舀水给家人喝,一边保证:“娘,二姐,小弟,你们再忍一忍,明天我就去找吃的,你们相信我,我一定能找回来吃的!”

二丫接过陶碗,一口气喝了大半碗:“这水可真甜。”

小男孩儿也说:“三姐,你今天抢回来的水比以前好喝多了。”

杨氏没有做声,却是将整碗水都喝了个干净。

恰这时小院的栅栏外传来花姑的声音:“小三,小三!”

于晚应了一声,慌忙开了栅栏上的柴门,让花姑进来。

花姑进了院子,看到两桶清澈见底的水,有些惊讶:“小三,你提的水不是都洒了?”

于晚有些窘了,挠了挠头,编了个谎话:“那个……那个是后来别人帮我打的水。”

“谁帮你打的?”花姑下意识的问。

“就是那个脸上刺字的男人啊。”于晚胡诌着,“他可有能耐了,见我可怜,打不到水回家要挨骂,就想办法给我弄了两桶水。”

下一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三秒关注

建议您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温馨提示:

1、如果在微信内浏览,请直接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以免下次找不到当前小说。

2、进入公众号后,点击左下方菜单“看过的书” 进入 “阅读记录” 即可阅读本书。

幻想书院  cb.kwread.cn

“加入书架”失败

你当前为游客状态,需登录后才可加入书架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马上揭秘!

退 出